陆正言小说免费阅读 《攀天》陆正言小说全文 热血小说

发布时间:2020-03-24 15:00:18 来源:陆正言小说免费 关键词:陆正言小说免费
攀天
攀天
作者:常入文  主角:陆正言 水清浅
小说简介:南宋绍兴年间,天下动荡,仙门倾轧争鼎,魔门妖族逞凶。金国司天台少监之子鱼星沉巧合之下得到一株攀天藤,独家首发攀天
陆正言小说免费阅读 《攀天》陆正言小说全文

热血小说

陆正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。攀天陆正言免费阅读。

《攀天》主角陆正言,是由【常入文】撰写的一部很受读者欢迎的玄幻小说。独家首发

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攀天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第22章 圣子

鱼星沉一呆,微微有些惊讶。

仙皇见他沉吟不语,摇了摇头,颇为失落地叹了口气,道:“果然还是嫌弃我太老吗……”

鱼星沉闻言慌忙摇手,急道:“小子绝无此意啊,只是有些突然,一时难以……”

仙皇不听他说完,径直回头望向苏兹,带着孩童般的哭腔道:“小苏,鱼少侠不愿理咱们的烂摊子,怕和我们沾上边,那也罢了。你通传下去,我死之后,谁也不许怪鱼少侠。他要什么,一并都给了他,毕竟承袭了我的一生法力,也算我的传人。若他要走,便放他去罢,谁也不许与他为难……唉,我只是难过,我教运途如此多舛,万年荣辱,今朝葬于我手!我还有何脸面去见故去的列为先贤!”

苏兹也是一脸悲伤,颤巍巍地扶着东木仙皇,二人抱头哭作一团,苏兹以袖掩面,边哭边偷瞧鱼星沉。

“陛下,苏老先生,你们别哭啊……”鱼星沉一时慌了手脚,慌忙劝道。

二人也不理鱼星沉,只顾自己哭得痛快,继续呼天抢地,好不热闹。

“好吧,我愿意!”鱼星沉无奈道。

二人一听到这话,瞬间止住了哭嚎,东木仙皇抹了抹眼角,问苏兹道:“小苏……鱼少侠,刚说的什么?”

苏兹也收直了脊背,恭谨答道:“回禀陛下,鱼少侠说他愿意!”

东木仙皇又道:“愿意,甚么?”

苏兹继续大声道:“鱼少侠说,愿意做您的义子!”

“哦……”东木仙皇仰头闭目,长长地“哦”了一声,一副了然的表情,说道:“好孩子,你要想好啊,千万不要因一时怜悯强迫自己答应,要知道,做了我截教的圣子,虽然前途无量,但也意味着从此肩上便有了责任。”

鱼星沉正色道:“拿走了您的法力,小子深感愧疚,请陛下放心,小子绝不是得了好处,不声不响的人,只盼尽我所能,为陛下,为截教,做一些事,算作弥补。”

东木仙皇故作皱眉,道:“欸~还叫我陛下?”

鱼星沉自小与梁叔作伴,记事之后再没见过父母一面,对于父子之事甚为陌生。此时竟有些紧张,低声道:“义……义父。”

东木仙皇哈哈一笑:“好孩子!磕头吧!”

鱼星沉依言上前,恭恭敬敬地一拜三叩。

众人纷纷恭贺仙皇喜得义子,东木仙皇对鱼星沉道:“事急从权,没给你个风光的仪典,委屈你了,孩子。”

苏兹道:“陛下,不若我们先移步去前殿帮您疗伤,您再与圣子殿下叙话可好?”

东木仙皇苦笑道:“移不了啦,我还有事要交待,就别浪费时间了。”说罢仙皇把身前的衣裳掀开一角,给苏兹看。

苏兹失声呼道:“陛下!这……这?”

鱼星沉下意识地看过去,只见东木仙皇衣衫下皮肉都已烂光,仅剩森森白骨,白骨下的内脏也腐烂殆尽,化作了腥臭的黄色脓液,正缓缓地在他身下淌成一滩。

东木仙皇对鱼星沉道:“孩子,你过来,我有话和你说,小苏,你们退下罢。”

苏兹扶着东木仙皇盘坐稳当,与众人退到极远,默默等待。

鱼星沉跪在东木仙皇身前,东木伸出手,示意鱼星沉把手递给他。

东木握着鱼星沉的手,叹道:“孩子,迫你沾上我们这个烂摊子,对不起啦。”

鱼星沉看着东木苍老的脸,不禁想到了梁叔,忍不住心中一酸,眼泪险些掉下来。

东木继续道:“我本属意三殿之主萧寅然接替我的位置,若日后你见到他,可请他审时而为,出任掌教仙皇,若事不可为,便无须理会,截教有它自己的运数,明白了?”

鱼星沉道:“是,孩儿明白了。”

东木满意点点头道:“好孩子,你于修炼之道可谓白纸一张,且体内属性属木,我会留下命令,叫四殿主毛梨花传你木属法术,教中木属法术最高明者,当属三殿主萧寅然,不过论教徒弟的本事,他远远不及毛梨花,你要记得恭敬毛梨花,她心性最善,定会倾囊相授。”

鱼星沉道:“孩儿谨遵义父教诲,定会对四殿主恭谨孝敬。”

东木道:“教内外如今不太平,你做了圣子的消息很快便会传遍岛内,你到达通脉境以前,万不可离开玉山,以防不测,切记!”

说到这东木表情一变,双目紧闭,显是在和痛苦抗争,鱼星沉道:“义父……”

东木摆摆手,勉力道:“还有一桩要紧事,关于我教禁地,是教中一等一的机密,除了掌教仙皇,便只有历代圣子圣女知晓,如今说与你知,切不可告知于旁人。你发个重誓,便连你将来的师父,也不能说。”

鱼星沉依言起誓道:“苍天在上,今日之事,必不让不相干的人知晓,如违此誓,必叫我鱼暗死于乱刀之下。”

东木点点头道:“好孩子,义父相信你。十二殿把玉山作为圣山,世代守护,是因为整座玉山,实则乃是一件极为了不得的法宝。”

鱼星沉心下一惊,道:“这么大的法宝?这……如何能御使得了?”

东木谓然一叹,道:“是啊,先贤大能的神通,非是我们后人能揣度的。我开灵智之前,便有这玉山了,此前这法宝如何化山于此,具体来历,师尊并未和我说起,我也不知。”

鱼星沉道:“义父,您的师尊,是个怎样的人?”

东木脸上露出一股崇敬之色,道:“我也只见过她一面罢了,她自称无当圣母,当时见我在玉山之巅,开了灵智。便道,‘你这小树,能在这儿修出灵智,与我教也算有缘,也罢,便成全了你吧。’说罢她老人家授了我一部书,封我为截教三代掌教,命我好生修习,守护此山,便飘然而去。上面记载了截教的来历,以及天、地、风、雷,水、火、山、泽这八部术法,我日夜研习,有所小成之后,遵循书上的教义‘有教无类’,便开始整合山中诸妖,传下了八部术法,这便是十二殿的前身了。”

鱼星沉若有所思,喃喃道:“‘有教无类’,世间众生平等,原也是天道至理,但不察心性,一股脑地全部教来,未免也有些不妥。”

东木一愣,竟呵呵地笑了起来:“好孩子,这是你自己想到的吗。”

鱼星沉道:“孩儿自小读书时,见书里的英雄豪杰总被邪魔巨擎所害,不免想到,若天下力量强大之人,都是英雄好汉,那活在这样的人间,该是何等痛快!”

东木笑着对鱼星沉点点头,道:“这种理想的世界,只存于缥缈的仙佛记载之中,要知道,我们这个世界,不论人还是妖,品性都是极复杂的,好人也会做错事,坏人未免就不得救赎。日后你在江湖上行走,切不可把人看得太过单一武断,为父今日这般下场,便是教训,明白了吗?”

鱼星沉心中一震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东木轻轻咳嗽了两声,道:“唔,这山中禁地,便是这法宝的中枢所在,其门内有结界禁制,我曾试了几次,都不得入,那门两侧,写着‘心如青玉,义重如山,离岛八通,刹那天涯’两行大字,书中记载,这玉山乃是一件法宝,内有八处传送法阵,可使人即便修为在腾云境之下,也能瞬息去到天下八处!”

鱼星沉听到此处,心情激荡,这正是自己当初来玉山的缘由!想是那纪万苍见到了禁地门前的字,又被她的徒弟猪婆老祖得知,才使得自己才顺藤摸瓜,来到此处。

东木继续道:“书上记载,这八处传送阵,分别在八座大山中隐藏,此八山为‘无量山’,‘冈仁波齐山’,‘贺兰山’,‘天山’,‘祁连山’‘闾山’‘雁荡山’‘腐积山’!你要记好这些山名,可惜那部书当年我存于寝殿,如今应该是被万苍得了去。至于这些山具体在哪,又藏了甚么秘密,只能待你们后辈去发现了。”

鱼星沉心下激动,之前心中的猜测,此刻终于得到了证实。心想,东木仙皇认自己做义子,虽有利用的成分,但相识时间如此短暂,临终时竟如此信任自己,心中不免泛起一阵酸楚感动,又想到一会儿便要与他天人永隔,不禁又难过起来。

东木见鱼星沉一脸伤心,讷讷不语,心下了然。

他握了握鱼星沉的手,道:“好孩子,认你做义子,我实也存了私心,只盼你的存在,能给暮霭沉沉的截教留存一丝变数。你也不必难过,这世间谁人不死呢,叫他们都过来吧,我这便要去了。”

鱼星沉眼眶一热,扭头甩掉眼泪,喊了苏兹等人过来。

这时才看见,牛阿丑背着毛梨花也来了,正跟众人一起在远处等候。

毛梨花已经醒转过来,身上裹着厚厚的绢布,被牛阿丑背在身后,只露出了一张脸。此时她默默地盯着东木仙皇,泫然泪下。众人围拢过来,广场上一时气氛凝重,寂然无声。

东木仙皇看了一眼毛梨花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又对苏兹道:“小苏,你来记罢。”

苏兹下拜,从怀中取出绢帛笔墨,准备记述。

东木仙皇环顾众人,朗声道:“我东木,愧对恩师授法,空活千载,一生倥偬,忠奸不辨,误教甚多!”

众人围跪四周,人群中此起彼伏地响起了低低的抽泣之声。

东木仙皇停了一停,长长喘了口气,又道:“三殿主萧寅然,英采昭容,器业凌远,可为截教四代掌教!寻到他以前,教中事务,便由你们三位殿主,协助四代圣子管理,可都听明白了?”

众人答诺,苏兹运笔如风,一一记录详实。

东木仙皇又道:“我走以后,着令四殿主毛梨花,亲自教导圣子,务必竭心尽力,不得有误!”

毛梨花清冷的声音传来:“属下,谨遵陛下之命!”

东木仙皇满意地点点头,对众人道:“如今教中多事,内忧外患,尔等当团结一心,助三位殿主和圣子,重整圣教,复我圣教昔日之荣光!”

众人恭敬拜下,齐声应诺。

东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平静地望向远方,那里有着无尽的黑暗,他喃喃念道:“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;生不足乐,死不足悲;生为苦役,死为解脱;今朝离去,方成欢喜!”

念罢,东木仙皇,这个一手创建了玉山十二殿的截教三代弟子,溘然长逝。

仙皇驾崩,整座玉山都忙碌起来,山顶上的巨钟一下一下地被撞击着,声音嘹远,震动四野。远远望去,玉山上下皆是一片孝白之色。

之前的圣子殿和第四殿久不住人,已经废弃多年。当夜,鱼星沉用罢晚饭,便被安排在了仙皇殿就寝,毛梨花也被安排在了偏殿养伤。

因为人手不充裕,苏兹便安排,待仙皇下葬以后,再修缮圣子殿和第四殿,暂时便让鱼星沉和毛梨花在仙皇殿住些时日。

夜色渐沉,夜空中有几朵乌云飘过,玉山上下仍旧灯火通明,忙碌异常,今夜,注定无眠。

鱼星沉睡不着,便来到了院子一侧的瞭望台,踱步到栏杆前,望着远处的漆黑的夜,思绪万千。

“睡不着吗?”身后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,“让我来帮帮你?”

听到这个声音,鱼星沉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,猛地转身,低声喝道:“纪万苍!”

只见身前这人,裹在一件玄色斗篷里,整张脸隐藏在黑色的帽兜之中,看不真切。

“呵呵呵,小畜生,奶奶的声音记得很熟嘛。”纪万苍道。

鱼星沉道:“现如今,整个十二殿都在通缉你,居然还敢玩这一手‘灯下黑’,真是胆大包天!现在我只需高喊一声,你便死无葬身之地,你信么。”

纪万苍咯咯笑道:“呵呵呵,心态不错麻,故作镇定!如果你没给东木老贼当儿子,我还真舍不得杀你啦。还真拿自己当什么圣子了吗?满山的人都忙着呐,谁有功夫关注你这个外人呢,真是傻得可怜啊。”

纪万苍一步一步逼近鱼星沉,狞笑道:“其实你心里也明白的,对么?所以你才没喊,因为你知道,喊也没用,是么?乖乖认命吧,小畜生!死来!”



更多攀天陆正言小说免费阅读章节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攀天



更多攀天陆正言免费阅读章节:

卑以自牧

此章非正文,测试敏感字而用,朋友可自行略过。旧时月色,算几番照我,梅边吹笛?唤起玉人,不管清寒与攀摘。何逊而今渐老,都忘却春风词笔...《攀天》作者:常入文

第36章 萨满

胡土瓦不用回头,看远处众人的反应也知道,凶兽就在自己身后,当下攥紧缰绳,身体下趴,压着鱼星沉的后背,二人紧紧贴在马背上,以求达到最...《攀天》作者:常入文

第39章 林朝英

李元夕看着地上的字,撇嘴道:“漂亮话罢了,还不是怕的逃走了。”黑衣女子眉头一皱,不悦道:“换你中了穿刃能活下来么?”李元夕听出师父...《攀天》作者:常入文

第22章 圣子

鱼星沉一呆,微微有些惊讶。仙皇见他沉吟不语,摇了摇头,颇为失落地叹了口气,道:“果然还是嫌弃我太老吗……”鱼星沉闻言慌忙摇手,急道...《攀天》作者:常入文

第29章 史上最强的通脉境!

山顶几乎被夷为平地,到处都是残桓断壁和弥漫的浓烟,截教众妖远远退开,望着废墟中的那个身影。“圣……那妖物还活着?”马枪盯着鱼星沉,...《攀天》作者:常入文

第10章 猪婆老祖

一条古道在树林中穿过,蜿蜒向远处延伸。古道上行过来一条避水犀,避水犀上坐着一位黑衫女子,顾盼之间,风娇水媚。女子怀中搂着一个同样穿...《攀天》作者:常入文

《攀天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、【第10章 猪婆老祖】免费阅读,作者:常入文。陆正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。攀天陆正言主角免费阅读。

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攀天

热血小说:陆正言小说免费阅读 《攀天》陆正言小说全文